首页
今日新闻头条
秒拍快照欣赏
微拍影视快看
热门专题
小程序
访客留言
权威推荐
头条微圈
TV在线
直播
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,也是全国脱贫..
6月25日,记者从贵州省民政厅获悉,截至6月25日14时,22日以..
【习近平参观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:用战争年代的吕梁精神激励..
发布今日新闻头条
脱贫攻坚看海雀(新春走基层)(一)
2019-02-13 23:27:48 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 【 】 浏览:245984次 评论:0

今日毕节海雀村。 (毕节市委宣传部供图)

曾被视为“不适宜人类居住”的贵州省毕节市海雀村,艰苦奋斗34年,以精准扶贫摆脱贫困,朝着美丽乡村转变——

“4个人只有3个碗,已经断粮5天”——34年前,一份反映这里赤贫和饥饿的内参,惊动了中南海。

这里是黔西北乌蒙山深处,毕节市赫章县一个以“海雀”命名的苗族、彝族、汉族共居村寨,海拔2300米。

“2016年,海雀村已整体脱贫,告别了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。”当地干部介绍。

还是连峰际天,还是曾被联合国专家视为“不适宜人类居住”的石旮旯,但滴水穿石34年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海雀已然涅槃。山坡上,座座白墙青瓦的漂亮民居,高低错落,栉比相连。

山再高,往上攀,总能登顶;路再长,走下去,定能到达。走进云贵交界处的海雀村,绝地突围的石旮旯里,一个大国治贫慨然行进的道道履痕,赫然入目。

一个乌蒙山深处的边远山寨,为何能惊动北京,开启一场目光长远的扶贫开发改革试验?

消除贫困,实现共同富裕,中国共产党人不变的初心与使命

96岁的安美珍老人走了,就在两个多月前。

沙发,电视,冰箱,回风炉……老人的家,陈设简单,最抢眼的,是屋梁下悬挂着的一排排腊肉。“现在顿顿都能吃上肉,难得的好生活,可母亲走了,走得很安详……”说起老母亲安美珍,话语不多的马正安埋下了头。

海雀绝对贫困的亲历者走了,但心酸往事并没有随风飘逝。

“安美珍大娘瘦得只剩枯干的骨架支撑着脑袋。她家4口人,丈夫、两个儿子和她,全家终年不见食油,一年累计缺3个月的盐,4个人只有3个碗,已经断粮5天。”

海雀村展览室里,一份题为《赫章县有一万二千多户农民断粮,少数民族十分困难却无一人埋怨国家》的内参影印件,34年后读来仍令人沉重。

贫穷,是文明社会的顽疾。消除贫困,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,也是一道世界性难题。

曾经的贵州,史籍里是满纸的“穷”。明代郭子章的《黔记》就将贵州列为“天下第一贫瘠之地”。而海雀,更是贫中之贫。

海雀所在的赫章县,是“夜郎故里、贵州屋脊”;所在的毕节市,则是喀斯特山区,生态环境恶劣,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是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。

说起海雀之困,村民又讲起两个流传已久的故事。

一个是“斗笠田”。改革分田到户,一户农家分得6块田,兴冲冲上山,扔下斗笠数田,数来数去却只有5块。原来,斗笠盖住了一块。

一个是薄产田。开荒开到山尖尖,种地种到天边边,苞谷只长半米高,结个小棒子,老鼠跪着都能啃到。

虽是形象的戏说,却正是残酷现实的折射。

上世纪80年代,许多地方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推开,束缚生产力的生产关系一经变革,很快就唤醒了沉睡的大地,粮食连年增产。一曲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唱出了亿万农民的心声。

而在海雀,分田到户后,石旮旯里刨食,农业生产、农民生活依然十分艰难。1985年,年人均纯收入仅33元,人均占有粮食仅107公斤。家家缺粮甚至断粮,不得不靠国家救济。

毕节海雀村昔日破烂的民居。(毕节市委宣传部供图)

1985年5月底,一位记者来到海雀,被这里的极度贫困现象震惊了,也被这里纯朴的少数民族兄弟感动了:“尽管贫困交加,却没有一人外逃,没有一人上访,没有一人向国家伸手,没有一人埋怨党和国家,反倒责备自己‘不争气’。”同时,他注意到少数区乡干部对农民的疾苦不关心。他连夜将自己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写成内参,发到北京。

以海雀村为代表的毕节极贫现象,立即引起党中央、国务院的高度关注。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书记处书记习仲勋同志作出批示:“有这样好的各族人民,又过着这样贫困的生活,不仅不埋怨党和国家,反倒责备自己‘不争气’,这是对我们这些官僚主义者一个严重警告!!!请省委对这类地区,规定个时限,有个可行措施,有计划、有步骤扎扎实实地多做工作,改变这种面貌。”

穷则思变。自1986年起,有计划、有组织、大规模的扶贫开发在海雀、在赫章、在毕节、在贵州、在全国展开。

1988年6月,经国务院批准,以“开发扶贫、生态建设”为主题的毕节试验区建立,开启一场前无古人的反贫困试验。

来自乌蒙山深处“蝴蝶翅膀的那一下扇动”,掀起巨澜。30多年来,23个部委先后出台28个支持毕节试验区改革发展的差别化政策;国家部委累计支持毕节实施项目1200多个。统一战线组织8300多人次专家学者前往毕节试验区考察调研,协调推动项目1723个……采取一切有利于消除贫困落后的措施,毕节试验区累计减少贫困人口超过594万人。

走进毕节考察的国际人士,无不对中国党和政府在消除贫困中的强烈担当、政治意愿留下深刻印象。

“消除贫困,实现共同富裕,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,是中国共产党人代代相传的重要使命。”在毕节市委领导看来,海雀成为毕节试验区的“发祥地”,看似机缘巧合,却有必然:初心如磐,使命如山,锻造了中国共产党人一种独特气质——“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,我们就不能安之若素”。这种深植于血脉基因的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强烈使命担当,推动着中国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反贫困斗争。

一群衣衫褴褛的农民,何以把上万亩风沙四起的荒山秃岭变成莽莽林海?

艰苦奋斗,立下愚公移山志,让许多不可能成为可能

上万亩的华山松、马尾松铺山盖岭,林海松涛的无边绿色,让每一个走进海雀的人都深深地感到震撼。

“据估算,全村林木价值达8000万元以上,人均经济存量约10万元。”海雀村党支部书记文正友说,现在仅采摘松果,一些农户每年能收入五六千元。

绿水青山真的变成金山银山了,石旮旯里真的不是只会生长贫穷!眺望眼前这片林海松涛,对比旧照片中的荒山秃岭,我们心绪难平。

上世纪80年代,毕节海雀村造林之初。(毕节市委宣传部供图)

早年的海雀村,生态环境恶劣是贫穷落后的重要原因。没有愚公移山的精神,不下笨功夫治山治水,是治不了穷的。立下愚公移山志,就要想别人不敢想、做别人不敢做,这需要何等的坚毅?

出海雀寨门向左走,不远处山垭口有座墓。文正友的父亲文朝荣,长眠于此。这位已逝世5年的老支书,是海雀村民心中永远的“老愚公”。

当一批批吃的穿的救援物资等涌向毕节、涌向海雀时,文朝荣坐不住了:国家帮我们,我们怎么办?有了党的好政策,自己还要更争气!“父亲召集乡亲们开会,发动大家上山义务种树。”文正友回忆。

“连饭都吃不饱,哪有力气种树?”“种树能当饭吃?”“30多个光秃秃的山坡,都绿化起来,不得干几辈子啊?”村民怀疑老支书的脑壳进水了,一片反对。

文朝荣脑壳里只有一个朴素念头:有林就有草,有草就能养牲畜,有牲畜就有肥,有肥就能多打粮。

虽都认为文朝荣在认死理儿,但大伙还是服他,信任他。他读了3年小学,是村里当时学历最高的文化人;为人正派,一心为公,“四让救济粮”的事迹曾上了人民日报。架不住老支书“游说”,抹不开情面,大伙只得拿起锄头、背篓,跟着文朝荣上山种树。

高处不胜寒。海雀冷,夏天都要烤火,遑论冬天。但种树必须抢季节。“披着破羊毛毡,穿着草鞋,背着土豆当午饭上山种树,早出晚归,又冷又饿,苦不堪言。”村民王学方记忆犹新。

伟大梦想不是等得来、喊得来的,而是拼出来、干出来的。文朝荣拼了,总是第一个上山,最后一个下山。1987年至1989年连续3个春节,都是和村民在山上度过的。“种不好树,哪有心思过年?”

村民饿着肚子干不动了,文朝荣倾其所有:家里仅有的两只过年的鸡,全杀了;老伴凑给女儿坐月子吃的鸡蛋,全煮了,提到山上分给大家吃。

全村几百人3个冬天的苦

责任编辑:admin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情:
内  容: